書醉書莫

生命太长,永恒太短。

我已经决定了,筑建高墙,将世界与他人隔绝在外。

我不要死在这里,不是这里!

做梦梦到了和伊恩爷爷一起玩耍,好开心。好久没做过这么开心的梦了。

捕风捕风,皆是虚空。

好啦,好啦!我们现在不是朋友了,可以停止虚伪,停止假装喜欢对方啦!

想想吧,你本来起点就不高。然后再这边妥协一点,那边妥协一点,最后还能剩下些什么!

看了太多的市井喜剧,导致真正伟大不朽的悲剧却令我难以下咽。

不会感动,不会妥协,不会迎合,勇敢地去对抗一切不合理之物,像是未被驯服的野兽,像是千古不化的顽石。

理解善,也理解恶。成为一个德鲁伊人。

事物一旦思考,就会偏离于自身。追逐万物,万物就会离你而去。

如果放弃实体,就只能拥抱更空虚之物。

我不知道有多少这样一个又一个夜晚袭来。好像是撕开了生命深处,与生俱来的伤口,不可名状的痛感存在于每一次喘息之中,存在于心脏每一次跳动之中,宣布着,只有死亡才能治愈它。

它轻声诉说,活着的都将终结,英雄们只能徒然的死去。没有什么能够拯救我们,一切都只能燃烧,燃烧,燃烧。

接受吧,这深渊的触摸。

我想要,逃离愚蠢。不仅是周遭的愚蠢,还有我自身的蒙昧。

我是否能够超越自身的悲喜,去前往更广阔的世界。我的渺小,爱憎,痛苦,侠义,偏见。不再以自身去衡量。不再执泥。不再不安。

或许这样,我最终能够理解您的意图。

风儿吹啊吹,草儿飞呀飞。将去的人,莫停留。

真实无法维持的秩序,就用谎言来维持好了。

或许,最终我能明白真正的爱与恨。我将不再仇视这个世界。我将活下去。我会跟她一起,而不是这样选择从她生命中消失。我会说出自己的爱。我会成为我所挚爱的那样纯净的人。

而那天不会来临。

看看我呐!我的器脏与躯肢一同在腐败。我,对于我,我早已失去了资格,我的形体溃烂了。

我终将失败。

恶龙是无法被战胜的,因为但凡杀死恶龙的也会变成恶龙。

没有人能够抵御至尊之戒的力量,无论是智慧的贤者,还是贤明的君王。

只有无心之人。

只有无心之人。

但最终恶龙也会死去,他不是被自己杀死的。而是因为,所有的一切都将死去。

在这个世界之中,我从未拥有。

我从未来过,从未见过。

我只是水中的映象。

那些我渴望的,从来都不是真的。

我不会拥有。

而这一切都只是谎言。

我并不畏惧,大概我早已一无所有。

我并未来过,你也听不到我的哭泣。

我相信我并非无根无系,至少我还有一个父亲。

那永恒的父亲。

而我,只愿回到他的身边。

向他诉说我一路的委屈。

我想告诉他,我恨他。

我想告诉他,我爱他。

而他也用不存在来回应我的爱。

我只愿离去。

我从未来过。

我没有形体,没有言语,没有传承,我是谁?

我谁也不是。

我跨越睡梦与死亡,亦将超越不朽。永恒太短暂了,生命却太过长久,只够盛下一场玩笑。

我游遍世间,回到我永恒的故乡,我想我会喊出你的名字。

在那千亿个伪名中一一辨认。

明明连这个世界的样子都不曾见识过,却大谈自己对于这伟大造物所创世界的看法。

被自身可笑而蒙昧的见识所束缚,没有能力睁开双眼去窥伺,也将自己所感受到的黑漆漆的东西称为世界。

没有什么比这更可笑了。

这个世界是不会错的。他存在,并且早已存在。

所以,至少,醒过来吧,睁眼看看。神的面孔。

在我看来,我所谓朋友。大概,一开始就是该拥有的。如果没有,就没有了,永远不会有的。而我,大概是后者。

我永远都不会拥有朋友了。

我永远都不会拥有一段真正的感情了。

我来到此地,错过了无数的事物,有些是我自己抛弃的,有些只是我就单纯的不曾也不能拥有。而这难道全都是我的错吗!我难道不也是赤裸而来的吗!

1 2 3 4 5 ————
©書醉書莫 | Powered by LOFTER